扫描+关注

900~1204年的拜占庭步兵(二)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02

帖子

1685

积分

军宅主管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85

军宅先锋

明智光纲 发表于 2016-11-3 09:29:26
559 0
原帖转自拜占庭吧 作者塞纳琉斯之怒




军队结构与位列(Force Structure and Ranks)

军团被称为Tagma或Strelos。它的大小根据战场上基于人力、经济和后勤条件而变动。它由将军(Strategos)所统领。一个Tagma由数量不一的Meroi或Tourmai组成,它们的统领称之为Tourmarkhes。一个Meros或Tourma的军力越3000~9000人。Tourma又由3个Droungoi组成,每个军力约1000~3000人。Droungos的统领称之为Droungarios。Droungos往下是由Kometes统领的人数200~400人的Vandon。传统的百人队依旧存在,称之为,拉丁希腊混合词Kentarkhion或者希腊语Hekatontarkhion。其军官希腊化的拉丁文拼法为Kenterion(即centurion,百夫长),或称之为希腊拉丁语合成词Kentarkhes,以及希腊语的Hekatontarkhes。百人队分成两组,每组由一名Pentakontarkhes统领。在此之下是八人小队Dekarkhia和四人小队Pentarkhia(它们的人数和它们名称代表的十人队、五人队并不相符,如果它们曾经相符过,那说明每个单位的人数比之共和国时代减少了)分别由Dekarkhes和Pentarkhes带领,领队被算入小队人数中。帝国的军官们由不同颜色的腰带加以区分。Dekarkhion是构成帝国军队最重要的单位之一,作为最基础的步兵军团单位,它依然发挥着Kontouvernion(Contubernium,即十人队)的作用。同时,它作为阵线中最主要的单位组成“小队”(‘File’,即Lokhos),成员一个接着另一个构成了方阵的纵深。

将军直属军务人员也分很多种。Mandatores负责传递命令。Minsores或Minsouratores是负责先于行军部队到达前布置军营的勘测员。还有持旗者Vandoforoi和号兵Voukinator。负责训练的教官称之为Kampidoktores,他们手持一种称为Kampidoktorion的教棍。


1056~1057年
米哈伊尔六世·布林加斯(Mikhailos VI Bringas)在位。

1057~1059年
伊萨克一世·科穆宁(Isaakios I Komnenos)在位。

1059~1067年
君士坦丁十世·杜卡斯(Constantine X·Doukas)在位。

1067~1071年
罗曼努斯四世·迪奥格尼斯(Romanus IV·Diogenes)在位。

1070s年代
诺曼人开始侵入帝国在巴尔干半岛的疆域。

1071年
由于指挥上的分歧,帝国军队在曼奇刻尔特(Manzikirt)大败于塞尔柱土耳其人(Seljuk Turks)。战后罗曼努斯四世被俘,随后被杀。这次大败导致帝国永久失去了安纳托利亚的大片领土。

1071年
诺曼人攻占了帝国在意大利的最后据点,巴里(Bari)。

1071~1078年
米哈伊尔七世·杜卡斯(Mikhailos VII·Doukas)在位。米哈伊尔试图通过结盟,特别是联姻外交的手段来遏制诺曼人对帝国领土的蚕食。

1081年
由阿莱克修斯一世带领的军队在第拉修姆(Dyrrakhion)被诺曼人击败。这场战役的步兵主力似乎是损伤最严重的瓦兰吉卫队(Varangian
Guard)。

1081~1118年
阿莱克修斯一世·科穆宁(Alexios I Komnenos)在位。阿莱克修斯一世在残酷的内战中获得了胜利,这场内战几乎完全破坏了帝国军队的建制,迫使帝国开始大量采用外国雇佣部队。

1098年
第一次十字军部队到达君士坦丁堡。阿莱克修斯催促他们渡过博斯普鲁斯海峡进入安纳托利亚并从土耳其人手中夺回尼西亚(Nikaia)。罗马军队在十字军劫掠尼西亚之前接受了守军的投降。这招致了西方人的怨恨,并最终导致十字军以此为借口拒绝按照先前协议归还安条克。

1118~1143年
约翰二世·科穆宁(Ioannes II·Komnenos)在位。

1138年
约翰二世带领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开往东方,重新确立了对奇里乞亚(Kilikia)和十字军安条克公国(Principality of Antioch)的宗主权。这次远征期间,出现了首次记录在案的,首都贵族们与安条克贵族们的比武。

1143年
约翰二世在一次围猎中意外中间,并因此患上败血症而亡。

1143~1180年
曼努埃尔一世·科穆宁(Manuelos I·Komnenos)在位。曼努埃尔延续了其父在东方和西方有效的军事政策,并在其军队中引入了西方军事战术。曼努埃尔与德意志的神圣罗马帝国结盟对抗西西里和南意大利的诺曼人王国(原文此处为西西里与南意大利的霍亨斯陶芬王朝,但与曼努埃尔结盟的康拉德三世即为霍亨斯陶芬家族成员,而在西西里建立霍亨斯陶芬王朝的腓特烈二世此时尚未出生,此处应当为诺曼人的王国)。




1147年
第二次十字军发动。

1148年
诺曼人计划永久占领希腊。

1153~1156年
帝国军队试图夺回南意大利的控制权。最初取得了一些胜利,但远征最终由布林迪西(Brindisi)的战败而终止。

1156年
奇里乞亚的亚美尼亚人托罗斯(T’oros)起兵反抗帝国统治。

1158年
曼努埃尔镇压叛乱并控制了奇里乞亚。

1159年
意识到奇里乞亚叛乱被镇压的安条克公爵沙蒂永的雷纳德(Reynald de Chatillon),被迫承认了皇帝的宗主权。皇帝凯旋地进入了安条克。

1176年
土耳其人在米利奥赛法隆(Myriokefalon)大败罗马军队。这终结了皇帝试图收复安纳托利亚失地的计划。

1180~1183年
阿莱克修斯二世·科穆宁(Alexios II·Komnenos)在位。

1182年
君士坦丁堡的西方居民在一次可能有帝国政府支持的暴乱中被大肆屠杀。

1182~1185年
安德罗尼库斯一世·科穆宁(Andronikos I·Komnenos)在位。安德罗尼库斯尝试改革官僚机构并减少大家族和西方人的影响力。他残暴的统治使得贵族与大众逐渐背离他,并最终导致他被推翻。

1184年
安德罗尼库斯与萨拉丁(Saladin)订立了瓜分黎凡特(Levant)地区的盟约。

1185~1195年
伊萨克二世·安苴利(Issakios II·Angelos)在位。伊萨克和他的儿子阿莱克修斯四世·安苴利(Alexios IV·Angelos)并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管理好国家,他们的挥霍无度与胡乱统治使得帝国更加衰弱。

1195~1203年
阿莱克修斯三世·安苴利(Alexios III·Angelos)在位。帝国内部本地人和西方居民的摩擦更大了。

1203~1204年
伊萨克二世(与阿莱克修斯四世共治)在位。伊萨克二世在西方武力干涉下复位,但是拉丁人的苛刻条件惹怒了大众。他们推翻了皇帝并选出了反西方的阿莱克修斯五世·杜卡斯。

1204年
“闷闷不乐的”阿莱克修斯五世·杜卡斯(Alexios V·Doukas,‘Mourtzouphlos’)在位。帝国再也无法组织起对西方势力的有效反击了。1204年4月,第四次十字军攻陷了君士坦丁堡并劫掠了这座伟大城市。




征兵(Recruitment)

这段时期军队所需的人力资源是非常丰富的,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力也同军队和社会的其他方面一样不停变化。帝国有关征兵的记载很明确,只有40岁以下,身体健壮的男性适宜征募。同时,征兵也趋向于选择具有良好口碑与背景的人。

10世纪,军区(Thematic)的军队力量大部分来自拥有农兵土地(Strateia)的农兵兵役家庭(Stratiotic famility)。他们通过服兵役换取可保留终生的耕地。最初有关农兵的资料,只提到了其与骑兵的关系,其他兵种则毫无提及。尽管如此,农兵应当适用于前线的步兵部队。农兵是世袭的,从一个家庭的一名成员传给另一名。农兵们都被清楚地记录在行省将军的人员名单上。维持大量人力资源的同时,征兵要考虑兵源的身体素质、个人能力与社会背景。有过犯罪记录的在册农兵将会被取消农兵资格。通常情况下,他的兵役义务会转给他家庭内符合要求的人。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那么农兵资格将暂时或永久地分配给他人。同理,如果一个农兵家庭人员全部死亡,农兵资格也将被重新分配。情况允许的条件下,农兵资格将会给予另一户可以提供相应兵役的农兵家庭,否则,农兵资格就会转交当地任何一户符合要求的人家,无论是其自愿的亦或是被迫的。与此同时,帝国也会重新分配可以提供大片农兵耕地的地区,这些分配的定居者可能来自帝国的其他地区,这项政策通常用来减轻人口压力以及预防潜在的矛盾。为此,大量亚美尼亚人口被反复地迁往帝国内部。另一些人是外来移民,比如君士坦丁七世迁入的阿拉伯部落Banu-Habib。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一部分被授予农兵资格的人包含了诸多战俘。

军团(Tagmatic)的兵役来源是多种多样的。正如同延续至今的习惯,服兵役是大多数对生活前景不抱希望的男性最佳的选择。在乡村地区,西欧式的“幼子症候群”现象并不多见,土地继承更多是分配而非唯长子继承。这更大程度上是如何选择的问题:很多极端的例子里,这样分配继承的土地太小了甚至难以维持生计。军团的力量还包括一部分的外族部队。完全称呼他们为“雇佣军”并不合适,因为他们处于罗马军队的编制中并使用罗马军队的战术,而不是独立成风格迥异的军事单位。类似近代英军中的廓尔喀人,这些在帝国军队中服役的外族人大多来自帝国长期控制的附庸或半殖民地区,例如,亚美尼亚人、格鲁吉亚人、保加利亚人和南部罗斯人。

最后一类士兵是轻步兵(psiloi),包括弓箭手、标枪手和投石兵,这些兵种并不需要正规军的技巧和训练。军团可能会维持一小部分的轻步兵常备军,但通常情况下,是在战时从社会边缘人力中临时征召的。日常生活中,这些人一般从事技术性较低的工作,例如搬运工、建筑工、伐木工等等。

当然,军队所需的不仅仅是兵源,其他一些后勤人力也很重要,比如骡夫、车夫和搭配给每位十夫长(Centurion)的仆人。很明显,这些人力和兵源来源相同,军区军队里这样的后勤人力资源来自本地住户。很多情况下,人力由当地农兵军户家里尚无法服役的年轻人和男孩补充。如同许多农兵兵户被指定为骑兵,补给运输亦可能是由指定兵户提供的。


着装(Appearance)

相对于城市生活乃至宫廷生活的复杂衣着形式,军事手册很少谈及士兵们的着装。但是我们依然能从其他材料中找到弥补这一空缺的信息。《战略》(Strategikon)一书推荐步兵着“哥特式”的丘尼卡(Tunic)以取代骑兵“阿瓦尔式”的丘尼卡。它们的区别从古代晚期的艺术品上可以看出,骑兵丘尼卡从中间分叉,而步兵丘尼卡则是整套裙装。这种区别亦出现在今天这个年代的城市着装上,当然也存在于军队中。诸多军事手册一致认为,军装应当像工人衣着一样不能超过膝盖,区别于城市里有地位者所穿长至于脚踝的丘尼卡。军事手册亦强调,军队着装一定要干净整洁,正如同现代军队,这与士兵的士气和战场效率是紧密联系的。尽管如此,这些手册并没有强烈建议军装需要保持高度一致,这可能是取决于领兵军官能集中动员物资的多少。中央军团与军区的着装可能有着显著的区别,前者趋向于统一制服,而后者则种类繁多。

大众所熟知的拜占庭丘尼卡式样,实际上是由于认知古代晚期丘尼卡造成的误区。丘尼卡式样于10世纪已经大幅改变了,相比古代罗马那种不定型的“科普特式”外衣,首都人们更倾向于做工与穿戴复杂的丘尼卡。这种衣物延续了古代波斯的风格,衬衣(esoforia)的衣领很低,并从领口处沿着衣服左侧开口。袖筒完全覆盖手腕且袖口紧贴手臂,有时袖口会开一个小孔,方便系上扣子使袖子更加贴身。在宫廷里,不同司职与地位的穿着同样颜色的丘尼卡,同时,虽然没有资料提及,但是军团(Tagmatic)士兵集体供应的服装亦应遵从这一规律,特别是他们在帝国庆典上的正式着装。

维吉提乌斯(Vegetius)提及,当士兵们不戴头盔,他们应戴一种称为“潘诺尼亚式”(Pannonian)的帽子。这类圆柱形的小帽子,依旧沿用于10到12世纪。这段时期更细节的资料显示,这种帽子并不是规则的筒状(pyxis),而是闭口一端朝脑袋,开口一端往外翻卷并遮住帽檐的圆底柱形。这一时间段,仍然有多种多样的帽子流行,但都不是专门的军事用品。毫无疑问,用于头盔内衬和头巾(Turban)底架的厚毡帽广泛适用于军队中。同时,直接包裹头部的头巾也同时见于平民生活与军队中。

很多日常生活资料提及的服装同样也适用于军队中。早期罗马人对蛮族裤子的傲慢不存在了,裤子上加上护腿(leggings)的波斯习俗被引入拜占庭。到了10世纪,在护腿里塞上羊毛、棉花和丝绵已成为日常用途。对于平民来说,这可以御寒;对于士兵来说,这可以加强腿部防护。这种最初被称为“战地短裤”(Field-Hose,拉丁语Kampotouva)的护腿腿可能普遍用于军队之中,因为皇帝的战袍有时也搭配它。

并不令人惊讶的是,相比起着装的其他方面,军事手册更注意士兵们的鞋子。毕竟除饥荒之外,没有比劣质鞋给出征军队造成更多损害的了。尼基弗鲁斯·福卡斯推荐长筒军靴(Thigh Boots)作为步兵的最理想配备,这种长筒靴的上端可以折叠至胫骨以方便行军,亦可以平展高过膝盖以在战场上提供适当防护。如同较后时期欧洲的长筒军靴,这么做可能简单地依靠着皮革的重量与硬度,亦或是如同13世纪的做法,通过纽带将靴子绑在裤子上。长至小腿肚的靴子(Calf-length boot,拉丁语Mouzakia)是第二选择,浅口鞋(Sandalia)则为最后的选择。《战术总汇》提到,士兵的鞋子应当配有适当数量的鞋钉,以方便行军——这与帝国早期在这一地区的军事习惯大不相同。对埃及古代晚期坟墓的考古成就证明了近东在制鞋技术上远领先于同时代的欧洲,许多鞋的式样同今天使用的十分近似,且大量鞋子和靴子拥有适合在干燥多岩的黎凡特地区行走的多层厚鞋底。


虽然如同前文所述,填充甲(padded garment)从这一时期开始一般用于日常生活,厚实的填充甲(Zava或Kavadion)作为重步兵(Hoplites)和轻盾兵(Peltastos)最基础的防护毫无疑问地依然在许多军事单位中起着主要作用。它们可能是集中安排供应,并像颜色相同的丘尼卡一样,在式样上较为整齐一致。军事手册关于这些衣甲的详细记述证明了这些观点。丰富的绘画材料清晰地表明了这些衣甲不同的缝纫式样。它们通常由直线垂直的诸个部分交叉缝纫而成,以防止棉块滑出。亦有资料表明,典礼用的填充甲(Gounia)则会使用更具装饰性的蔓藤缝纫式样。

军官的穿着通过一种称为Pektoranion的腰带加以区分。这些腰带肯定是通过不同颜色来区别等级的。不幸的是,并没有明确的记载表明不同颜色对应的等级。颜色可能是按照惯例规定好的,也可能是在不同部队中有着特定的规范。

盾牌是军事手册中标明应当图案花纹一致的装备之一。虽然并没有记录在案,但是诸多画作反应了盾牌团与战旗的常规式样之间的相似之处。因此,它们有可能是协调一致的,用以巩固作战集团在战场上的凝聚力。

拜占庭士兵着装的整洁源自一条箴言:营地的空余时间应当用于擦亮武器与护甲。除了预防突发情况外,维护良好的装备不仅能带来良好的士气,其本身也是士气良好的体现之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会员登陆
快到碗里来O(∩_∩)O嗯!
吃饭睡觉逛军宅(。・`ω´・)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军宅网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天津沽之哉文化传播(天津自贸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全国12318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津ICP备160094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