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

900~1204年的拜占庭步兵(四)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02

帖子

1855

积分

军宅主管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55

军宅先锋

明智光纲 发表于 2016-11-3 09:45:07
605 0
原帖转自拜占庭吧 作者塞纳琉斯之怒

服役情况(Conditions of Service)

服役时(During Service)

现存文献有关这一时期步兵服役情况的记录一点也不清晰,部分是因为作者们从不专门深入讨论这些细节,部分是因为他们在这方面并不区别步兵与骑兵,后者可能是由于两者之间的服役情况并没有什么正式的区别。

和同一时期所有罗马军事力量一样,步兵分为两大种类——临时的与全职的。临时的士兵又被分为两种,一种包括拥有军役土地(Strateia)家庭的人,这些人有义务按时进行操练,获取并维护自己的装备,并在征召时第一时间**。另一种人并没有正式的军事责任,他们更像是欧洲的征召农民(Peasant Levies),在主要战役中集结或抵御对本地区的入侵。

征召兵的服役可能仅限于本地省区及部分周边地区,并且征召时间必然是短期的,因为这些人必须从事农业生产。相比在第一线徒手战斗,这些人基本成为使用弓箭、投石器和标枪作战的轻步兵,或者成为辅助人员——例如牲畜饲养员、仆人等。这么安排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实用。他们只需要少量装备,并且抛射技巧可以通过常年打猎维持在一定程度。如果需要这些人执行更高层次的任务,他们的管理部门将会收到一份特定的资金,用以提供给这些征召兵武器和护甲。

承担军役Strateia的人(或称为农兵Strateioumenoi)应当在没有战争时维持技艺。当地的将军(Strategos)有责任监督人员手册上的士兵进行训练,因此将军们可能时不时的将在册农兵**起来训练与温习技艺。当战役开始时,农兵们需要在更远的地区更长久地作战。在早期,如果军队在附近作战,农兵兵户应当给服役的农兵提供一些补给,之后倘若在更远的地区作战,补给与粮草将由军方提供。这一时期的罗马军队一般不过东作战,因此农兵们将享有三个月的遣散时间。



指定地区补充的士兵将被编在同一个作战单位中,这一方面是为了保证在艰苦的服役过程中,他们的同一来处可以保持凝聚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降低间谍渗入的可能性。

全职士兵组成了市镇的守备队,并且大量驻扎在首都地区。为了应付随时到来的攻击,这些守备力量的重要角色就是形成一个高度训练的作战核心,并在动员时给农兵和征召兵提供带头表率的模范作用。虽然职业士兵前往他处作战时可能自备武器,且即使武器由国家购置也必须在有能力的情况下自行维护升级,但是由于他们没有其他财力支援,因而国家花钱必须维护他们。

不同于早期帝国时代,对于全职士兵或农兵的服役时间都是奔着实用至上的原则。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士兵就会尽可能长的服役,有时可能更久。军事手册记载,军事人员名单应当时常更新,剔除不在服役的人名并加上新近补充的人员。

除了维护费用外,所有士兵还会收到一份薪金。以往给长期在册的士兵发放薪金是不定期的,也因此爆发过不满于没收到薪金的暴乱,君士坦丁七世因此尝试四年发一次薪金。在特定的时期,薪金可能更定期且更时常发放。949年对克里特远征时,每一位士兵——看起来不分骑兵与步兵,都将会在四个月内,每月收到1金诺米斯玛(Nomisma)的薪金。

纪律是一支部队最基础的元素,所有的军事手册都花费大量篇幅讨论军规与惩处。我们可以想到的过错都有记载:无视长官命令、违背命令、临阵脱逃以及将军事计划和城镇情况泄露给敌军等背叛行径。除此之外,还有偷窃、遗失或不经允许自行处置装备与牲畜、荒废装备以及不法侵吞公共财产,如税收、军事征税和补偿津贴。

对于临阵脱逃与叛变行为,长久以来不变的处置方式便是死刑。对于较轻的违规行为的基本处置是施以鞭刑。处罚通常由违背军规者的直属上司执行。在特定的情况下,士兵的十夫长也会受到惩罚,比如他的士兵在休假时荒废了他的武器和护甲。鞭打的实际数量可能依据惯例执行,亦或是取决于长官的喜好。利奥劝告惩处不要过度严苛,否则会使得士气低落甚至引发士兵们的不满。在财政上的违规行为将会被处以罚金,因此如果一个士兵不法地领取了一份津贴,比如军队在冬季移动作战的津贴,就必须支付两倍于不法领取数额的罚金。

另一方面,一名士兵如果诚实且有能力,就会得到晋升,有些时候甚至直接被提拔到高阶军位,并且不论他最初是什么军阶地位。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保持良好的家庭联系是进入高级军官阶层的方便途径,不过这样的事例更多发生在骑兵中,仅仅因为骑兵是更富有魅力且更加昂贵的军事单位。


服役之后(After Service)

文献关于幸存士兵退役后的去处大多保持了缄默,不过我们仍然能从周边证据中得出一些结论。如上文所说,农兵兵役(Strateia)持有者可能被召集起来,并只要身体素质允许就尽可能长时间地服役。之后,他们可能就回到家里,并由家中更年轻且身体素质更好的成员接替他的职责。退伍军团士兵的情况更具有多样性。缺乏固定的服役时间意味着一名士兵离开部队时可能正值壮年。士兵们也可能因为残疾而停止服役。那些离开军队时半残或者并没完全残疾的士兵,可能改行去做一些他们能够做到的平民工作。在早期帝国时代,到达45岁就成为了老人(Senex),如果一个士兵还没有完成标准服役年限,这也标志着他可以离开军队了。这一时期的征兵年龄上限是40岁,因此45岁可能就是退休的年龄。另一个持续不变的情况是,军团士兵享有良好的福利并且不需要和军役土地联系在一起,后者是国家希望士兵在土地上建立家庭以扩大军队的人力资源。因为任何理由而残疾并因此退役的士兵依赖于社会或私人性质的慈善机构的扶助。宗教机构是主要的慈善中心,修道院则毫无疑问的是许多残疾或衰老士兵们的避难所。


信仰与归属感(Belief and Belonging)

生活在东部罗马帝国的居民有一种现代西方人难以理解的认同感,这种认同感与宗教紧密联系,其强度,同样,令中世纪西方人难以理解。首先,根据西方教会的做法,宗教教条由一群穿着丝质衣袍的老头子们闭门研讨得出,再向顺从而充满感激的普通信徒宣喻。相比之下,东罗马帝国的“路人”认为自由有权利讨论和传递有关这些问题的观点,纵然东部的神学家们并不必然赞同这种行为。4世纪的神学家尼撒的格里高利(Gregory of Nyssa)带着厌恶提及到,前往市集和浴室,总是能从面包小贩或浴室服务员这些地位低下的人那里听到一些令人费解的宗教主题的“演讲”。事实上,许多大公会议(Church Council)的决议与其说是在大理石殿堂中讨论协商得出的,不如说是由小胡同里的棍棒决定的。

君士坦丁皇帝在米尔维安桥战役(Battle of Milvian Bridge)中接受基督教上帝的神迹——“在此迹下,汝当建功”(In this sign you will conquer,拉丁语In hoc Signo Vinces)不仅引起了社会的共鸣,也给军队带来了影响。君士坦丁的交易使得整个罗马帝国成为基督教传播最完美的容器,但对于罗马来说带来的更多是损害而非好处。一方面,由于一种观念——假使罗马人民与期望相符的虔诚,罗马将成为被选中的王国(The Chosen Realm),上帝就会庇护它,甚至不需要陆军的力量。这有助于对军人圣徒(Military Saint,译按:即早期因所处军队有异教传统且拒绝崇拜皇帝并向之效忠而最终殉道的基督教士兵)和圣母的崇拜,但并不意味着有利于征兵。“真正的虔诚”(Proper Piety)的理念也并不是完全有帮助的,士兵们在战时习惯的解压方式是喝酒和逾越文化道德界限的通奸行为,这种行为给东正教会的伦理界限带来了长久的难题。另外,东正教会也没有罗马教会发明的“圣战”(Holy War)理论以合法化十字军与军事修会(Military Religious Order,即骑士团)。因此,杀人依然是原罪,即使受害者是教会与国家的非基督徒敌人。为此,后期的罗马军队在战争期间花费大量时间为他们的杀人行为进行象征性的忏悔。这种自我赎罪行为显然并不是那么严格以致于损害人体功能,它更像是温和的修道士修行Xerofagia和Hydroposia,即不吃肉与不喝酒。这样的结果是,东罗马的士兵们在思想上游离在分界线左右,既不被社会完全接纳,也不被教会完全支持。这种感觉通过军队每天定时的宗教仪式来缓和,并时刻提醒他们在上帝选中的帝国里的重要角色,不能呆着罪死去。




出征(On Campaigning)

古代罗马用以组织步兵的十人队(拉丁语Contubernium,希腊语Kontouvernion)模式从未失去其效用,并且一直作为战场上最核心的团队组织。每个小队(“File”)拥有8名士兵和1名仆人,住在1到2个帐篷里。仆人的第一任务是准备食物和做饭。

这一时期的帐篷是“大帐篷” (Pavillion)式的——由锥形的顶部、蓬壁和一根中央支杆组成。有一本军事手册详细地介绍了帐篷内的布局。小队的食品贮存在中央,士兵的寝具摆在食品的周围,他们的长矛垂直立在寝具脚边,盾牌用以支撑长矛且盾牌握手朝向士兵,方便快速拿起使用。士兵的其他行装、武器和护甲等等放置在所有者的左侧。每个士兵的个人行装里可能包括了Skoutellopinakon——一套碗和杯,为了耐久性与轻便,它们大概皆为木制。这一时期的画作显示了士兵的寝具很像一种厚实的睡袋,并且其底部可能还加油衬垫。

每两个小队配有一辆货运马车和一位马夫,用以运输帐篷、食物和一些辅助性的装备。这些装备包括工具、斧子、木槌、鹤嘴锄、铲子、镰刀、炊具和小型的人力磨谷机,当然也运输弹药如三角钉、弓箭和备用弓。

谷物是最基本的战场供给,且运输时为加工好的或已研磨成粉,每两个小队配给的磨谷机用来研磨随着战争持续而劫掠来的谷物。加工好的谷物的主要形式是硬面饼,称作Paximata或Paximadion,这是一种做工粗糙的再出炉面包(Double-baked Bread,即先整个烘烤,切片后再回炉烘烤第二次的面包)。最普通的面包只由谷物制成,更好一些的会加点水果干和肉干。资料记载了更多复杂的加工食品供给,如蔬菜、果仁、果籽和蜂蜜。一本10世纪的围城军事手册记录的边区笔记如此描述一种准备好的食品供给:

另一种复杂的供给食品是这样制成的。准备一hemiekton的芝麻,一hemikhoun的蜂蜜,一kotul的油和一khoinix的去皮甜杏仁(译按:希腊容积度量单位,hemiekton约合4.36升,hemikhoun即hemikotyle,约合136.4毫升,kotul即kotyle,约合272.8毫升,khoinix即choinix,约合1.09升)。先烘烤芝麻,磨碎并筛一下杏仁。将绵枣去皮,切去根茎和叶子,并切成小片。之后将其放入碗中捣成均匀的糊状物。然后将等量的绵枣糊与蜂蜜和油一起研磨。下面将混合物放入一个罐子中,用木炭烧水煨之,到刚煮沸时加入芝麻和杏仁并搅拌均匀。当混合物凝成固体,将其从罐子中取出并切成小片,一片上午吃,一片下午吃。这种食物能带来充足的营养,也非常适合作为战场食物,因为它口味甜,能够有效充饥且不易致渴。

由碾净的小米制成的粥是一种基本的熟食,在原料丰富的季节,士兵们也能享用到一种至今仍在食用的农产品——Trakhanas。Trakhanas由碾碎的小麦和酸乳混合而成,制成球形或小条形后放在阳光下晒干,这样有利于长期存放,只需放入汤或炖锅中煮沸即可食用。准备充足的远征毫无疑问的会储备腌制的肉类。随着战役的进行,新鲜的补给将通过购买、征用和掠夺来获取。营地的用餐时间使用喇叭来宣告,不过不同的资料里关于何时用餐以及一天几餐的观点并不统一。实际上,定制的伙食只有早餐和晚餐,期间其他任何时候的用餐,都属于特定的加餐。


这一时期的军事手册中仍然记录着如何建立行军要塞的方法。勘测者先行于大军,并找到合适的地点设计营地。和古代军团一样,这样的营地由壕沟与堤防环绕,且每边有一个L形的开口。另外,(在壕沟和堤防之间)狭长的土地上插有蒺藜,它们由轻链9个一组捆扎起来并用木钉钉在一边以便于回收。9世纪的将领尼基弗鲁斯·福卡斯(译按:并非尼基弗鲁斯二世皇帝,而是其同名的爷爷)设计将盾牌挂在三角架前端,制成一种类似坦克陷阱的装置。三角架的其中一条支腿,是尖头在盾牌顶端斜向上朝外的长矛。这种装置用于无法设置壕沟和堤防的情况。营地之中的帐篷规则地搭建成行,且每行中间留有行走的通道。分部在帐篷周围的坚固绳索紧紧地扎在一起,部分是为了保证营地的紧凑,同时也是出于安全考量,通过阻拦特定通道的所有通行以方便监控全营地,并有助于在敌袭时组织集中防御。当然,步兵首当其冲的负责扎营而骑兵负责巡逻。这肯定导致了普遍的抱怨,不过任何实质的冲突都会因为这样一个战场上的常识而平息,即骑兵大范围的侦察掩护使得步兵在只装备铲子扎营的情况下,不会毫无准备得被敌军抓住。

营地扎好且一天的工作完成后,晚餐的时间就到了,随后是唱响献给圣父、圣子、圣灵的颂歌Trisagion,这也意味着夜晚宵禁的开始。晚上,每个小队有一名哨兵在小队帐篷外守夜。更高层次的安全措施包括:不经允许禁止任何营内活动及近10%的步兵随时处于待命状态以防止突然袭击。任何人在营地内活动都需要口令,且口令一天一换以防止间谍的渗入。

远征行动是由一系列片段组成的,数天用于行军且每日扎营,每次行军之间会有一天或几天停留在一处用于恢复、修理和军事训练。有时候,天气也不可避免地阻碍原定的行军计划,这段时间对于不得不在帆布下避雨的士兵来说十分难熬,但也必须尽可能的利用这段时间做些什么。拔营之后,骑兵应当第一时间启程,这样他们的行动就不会被缓慢的步兵和运输车队所拖延。

战争季节通常限定在晚春到开秋,这段时间外农兵部队通常会回到他们的耕地而军团士兵则回到各自的军营。一个著名的例外发生在10世纪,尼基弗鲁斯皇帝令其军队在卡帕多西亚(Kappadokhia)的野外过冬。皇帝拥有一整套地下军营系统,建在岩洞中的这些设施包括宿舍、食堂、贮藏室和马厩,这是沿袭了当地的古老传统。这种习俗依旧普遍保留着,生活在这样带有天然石床和石椅的舒适庇护所里,自然比帆布下刮风、潮湿、泥泞、让人不适的漫长日子好受得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会员登陆
快到碗里来O(∩_∩)O嗯!
吃饭睡觉逛军宅(。・`ω´・)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军宅网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天津沽之哉文化传播(天津自贸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全国12318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津ICP备160094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