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

900~1204年的拜占庭步兵(六)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02

帖子

1855

积分

军宅主管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55

军宅先锋

明智光纲 发表于 2016-11-7 10:00:10
532 0
原帖转自世界历史吧 作者塞纳留斯之怒

博物馆与实物重现(Museum and Re-enactment)

这一时期东罗马帝国大部分的核心领土现今属于土耳其的疆域。当代土耳其人是矛盾的,至少可以这么说,作为“罗马帝国”的一部分,他们认为帝国被希腊文化“污染”了。这导致安纳托利亚的非土耳其考古工作被忽视了。不管怎样,任何考古发掘的古董出口都被禁止了。希腊和巴尔干地区确实提供了一定量的文物,但是这远无法满足开放的市场。因此,虽然一些很小且不具有专业性的物品,如扣子,可以被收藏的到,但是古董市场完全无法买到军事性的古董(偶尔弓箭箭头除外)。同理,博物馆的文物收藏也十分稀缺。土耳其境内博德鲁姆(Bodrum)的海洋博物馆收藏了发掘自Serce Limani(罗德岛以北的土耳其海岸港口)沉船的诸多物品(译按:据检测此船约为1024~1025年沉没),其中包括了一些武器和工具。其他的武器实物非常稀少。这一时期的头盔只有两份文物现存于世。10世纪的Yasenovo盔现存于保加利亚境内卡赞勒克(Kazanlak)市的考古博物馆内,另一个13世纪刻有圣人半身像的阅兵用锅盔现存于圣彼得堡的修道院博物馆(Hermitage Museum)。19世纪30年代由英国人在圣宫(Great Palace)遗址内挖掘出的武器和札甲甲片现存于伊斯坦布尔的拜占庭博物馆内,不过这些物品先进可能已不陈列提供观赏。

相比之下,保护帝国的壁垒仍然广泛地保存了下来。君士坦丁堡的城墙在过去15年内进行了大规模的修复工作(尽管有时歪曲了城墙原有的建筑风格),且大部分城墙段是允许接近的。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最北部存有一个坚固的堡垒,如今每天都有来往的渡船经过它。另外,尼西亚(Nikaia,即伊兹米特Iznik)和塞萨洛尼基的城墙也大部分保留完好。建于9世纪的安卡拉(Ankyra,即Ankara)要塞拥有非常独特的建筑风格,是一个相当吸引人的大量再利用古代大理石的研究案例。卡帕多西亚拥有许多堡垒遗址和建于10世纪的地下军营系统。奇里乞亚拥有大量保存完好的军事性建筑,从坚固的房屋到主要的堡垒一应俱全,虽然它们的建筑式样通常源自亚美尼亚风格。

由于相对来说并不著名且传统上遭到贬低,所以这一时期罗马帝国的重现活动并不多。大型的、影响广泛的团队诸如“The Vikings”(英国与美国)和“Society For Creative
Anachronism”(美国与国际)对拜占庭的兴趣不大。“New Varangian Guard”(澳大利亚)是一个组织良好且以拜占庭为主的团队,但正如这个团队的名字,它更注重那些汇集于君士坦丁堡的雇佣兵力量而非本土罗马人。“Hetaireia Palatiou”或称为“Palace Company”,这个英国的团队重现了许多宫廷环境,如庆典性质的与军事性质的卫兵活动,还有法国的团队“Le Tagma de Byzance”,他们则专注于拜占庭后期。


彩图内容(Colour Plate Commentary)





A:10世纪初期利奥皇帝与《战术总汇》的不知名作者预期为步兵提供相当高级的装备。实际上,最重装的步兵,Hoplites,理想的情况下应当拥有堪比重骑兵的甲胄。他带有盔羽的头盔应当拥有和骑兵一样的面甲,他的身甲可能是锁子衣、金属或角质制成的鳞甲以及同样是由金属或角质制成的札甲。这一时期四肢的防护并不清楚,可能如同一些画作资料描绘一般仍沿用铁质护甲,也可能采用夹板防护(Splinted Defense)。当资源不足以提供如此高质量的防护时,最基本的替代方式是使用填充甲。在肘部开缝允许手伸出来,并将袖子扣在肩后以方便行军(1)。椭圆形的塔盾这一时期仍在使用,但一部分已被泪形盾取代。进一步描述的话,这些盾牌两边成曲线,通常底面是编织物,上面覆有兽皮——这种构造十分耐用。凹面圆盾也是一种常用盾牌。盾牌的握手是两条系于盾牌两边圆环上的栏索或皮绳(见图C)。这些士兵持有长矛,4米或更长的长枪(Great Kontarion)或约2.5米长的小型矛(Kontarion),亦或是同样长约2.5米的、用于组织骑兵反复冲击和进行散兵作战的重矛(Menavlion)。随身武器包括一种略微完全的单刃剑Paramerion和双刃直剑Spathion,它们挂于腰带或肩带上,肩带一般用于更坚固的护甲,如鳞甲和札甲,而腰带则用于更灵活的护甲,如填充甲和锁子甲。Tzikourion,一种两边斧刃可能相同或不同的手斧,挂于髋骨右侧(2)。第二阶层的步兵Peltastes,拥有较次于Hoplites的盔甲,但条件允许下,配有相同的武器。





B:训练通过已有的资料和证据很难总结出这一时期步兵通常训练的程度与频率。军团士兵应当如同以往的罗马军队一样训练有素。个人训练以操练步伐为主,同时也在驻扎地训练使用徒手武器。行军训练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因为自9世纪起,长枪被再次引入了阵型之中,倘若无法精通规律的行军步伐,便无法完成军事手册上描绘的战法。军事手册也记录了一种久经时间考验的罗马战术,龟甲阵(Tortoize),如今称为Foulkon。行省征召兵的训练相对来说必然系统性不如军团士兵,可能通常情况下,他们会在被征召到开赴战场的这一期间内接受高强度的速成训练。利奥皇帝在《战术》一书中认为,在没有战斗的行军过程中,军事训练和演习操练应当持续进行,以弥补一支新近集结起来的军队的训练不足。





D:10世纪晚期的战场阵型
强力的皇帝与将领尼基弗鲁斯·福卡斯提倡的,在骑兵成为巨大威胁的开阔野战地形上的步兵方阵,令人惊异地类似于17世纪的西欧战术。我们并不清楚这种面对重骑兵最有效的对策是独立的创造,亦或是福卡斯的军事手册传入了西方,就像维吉提乌斯的书那样。福卡斯拟定,步兵方阵应该是每一面由7人纵深的小队形成的空心阵型。弓箭手站在Hoplitai的后面,而Menavliatoi站在队伍中间。方阵的每一面都留有空隙以允许骑兵通过,方便骑兵在方阵内部重组与再武装。倘若敌人掌握战场优势且侧翼稳固,罗马军队将会采用线型阵,这种阵型就像是方型阵的一面——小队之间仍留有空隙,散兵、轻步兵和骑兵列在阵后。不管事线型阵还是方型阵,每个小队最前面是三名手持Kontarion的Hoplitai或Peltastai,之后是2到3名弓箭手,最后是1到2名Hoplitai或Peltastai以填补之后伤亡会造成的前线空缺。





E:亚美尼亚战争的军营生活
知名于早期罗马帝国时期的优良行军营地的组织结构,10世纪的军事手册作者依然对此十分注重。营地设立成正方形,内部道路分明,外面设立栅栏,且条件允许就会设置堤防与壕沟。除此之外,亦或是以上无法执行时,军营外围将设置一层由蒺藜和矛尖对外的三角架构成的“雷区”。这一时期大帐篷之间用粗绳连接以将营地划分成易于管理的不同区域,并将行动限定于划分好的通道内以方便监控全营。每个大帐篷容纳一个小队,较小的帐篷则提供给军官和其他军务人员。在没有开赴战斗时,每个小队都必须在帐篷外保留一名哨兵。两个小队共享一个后勤马车,行军时拖运他们的行李,扎营时提供给养。这样大部分的士兵可以安心进行训练。除了仆人和哨兵,仍零星地有一些人落在后方无需执行活动性的任务,通常情况是因为生病或是受伤。军事手册强调,在营地里的非工作时间应当用来保证武器干净、光亮与维护良好。尽管理论家们并不赞成,不过文献提及,官员们携带诸如床和椅子之类的家具并不稀奇,普通士兵却只能将就于任何能临时准备的东西。类似于较后年代的做法,驮鞍这一时期经常用作为座位。尽管东正教会的影响无处不在,但是这一时期罗马军队生理上的放纵和心理上的不虔诚并不少于其他时期,另外,虽然神学家们反对,但是远征军队依然从他们路过地区的居民中吸纳随军商贩(Camp follower,尤指军妓)与劳务。图上这名四处兜售葡萄酒的妇女,从她的服装来看可以确定是亚美尼亚本地居民,而不是来自随军的其他民族。





F:攻城战
虽然攻城战通常从进攻方的角度来考虑,不过防御城市和据点却是步兵们最频繁的责任。10世纪的军事手册记载了有效防御与进攻的围城军事艺术。在敌军围城前,最起码要为剩余的守城者和民众提前征集好食品供给与军备。有效的抵抗措施有降低敌军的攻城能力与预期让敌人攻城带来的损失打过其好处。许多围城器械最初的效用更多是防守而非进攻,例如由古代希腊人发明的、投掷弩箭的弩炮Vallistrai。罗马军队建造与使用弹力抛石机的能力并没有随着西部帝国的灭亡而衰退。米哈伊尔·颇塞罗斯(Mihail Psellos)告诉我们,11世纪早期防守城市的弩炮小队技能娴熟、打击精准,能够给一名正在城墙外嘲弄防御方的骑兵带去致命威胁的恐惧,以迫使他撤退。投掷弩箭与投掷石头的器械都一直在使用着。希腊火作为海军武器而知名,同时,在可以将附属伤害(即对非军事建筑和平民的伤害)降低到最小的情况下,希腊火也时不时地作为防御武器出现。对于希腊火喷射器的具体造型只能靠猜测,因为其最早的描述与刻绘完全称不上清晰。图中的式样是基于霍顿(John Haldon)和伯恩(Maurice Byrne)的理论。罗马人从6世纪起开始使用牵引抛石机,不过其固有的低精确度与有限的投掷重物重量意味着作为进攻武器,它从来都不是十分有效的。当这种武器用以防御,其作用不仅仅局限于投掷坚硬的抛射物,也可以将城市的垃圾丢出去,亦或是将装有粪便的容器投入敌军营地造成不适甚至疾病。每一名士兵都应当能够使用弓箭,对于防守城镇的持盾步兵(Skoutatoi)来说,这项技艺大多数情况下比徒手武器的技艺更具有优先级。





G:医护措施
另一项罗马军队远领先于同时代人的领域是医护措施。源自古典希腊时代的医护知识的积淀,使得随军的医生可以媲美同时代世界上任何地区的医生,而在有关军营生活的特殊医疗护理方面甚至更好。在战时,运用这些技艺与任何其他事物一样条理有序。一个特殊的群体,称之为Despotatoi或Krivantai,负责照料来自前线的伤员,并将他们送往战线之后的战地医院进行治疗。在那儿,医师(Iatroi)和勤务兵或男性护士(Therapeutai)将加入他们的队伍。资料告诉我们,Despotatoi拥有自己的马以运送伤员且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是不装备武器的。希腊-罗马世界的医生非常善于缝合伤口与矫正骨折,倘若四肢遭受严重的肌腱、韧带或关节损伤,那么截肢手术是唯一可行的治疗方案。同时,亦有关于治疗腹部受创的细节性知识,不过通常认为这远不如对其他损伤的治疗来得有效。伤兵的坚固盔甲可能在战线后方被立即剥去,以方便运送和治疗,脱下的盔甲可能交给仍在战斗中的、缺乏护甲的士兵。




H:12世纪的超重装步兵
10世纪已经到达了武器和护甲技术的顶峰,以至于在前火枪时代的战斗中已经没有什么空间来提升这些技术了。11到12世纪确实有一些变化,不过那更多是经济增长带来的好处,而非显著的技术提升。最坏的情况下,资料告诉我们,步兵使用厚头巾与填充甲最低层次的防护。最好的情况下,更多的资源允许步兵比之前更多更广泛的装备札甲。札甲的构造及使用亦有变化。一颗铆钉、两片系紧(Single-riveted,Two-laced)的构造依然沿用,不过发生了一些细小的修改。11世纪早期开始尝试每片甲片使用两颗铆钉,不过到12世纪则由四条悬挂系带(Suspension Laces)的构造所代替。10世纪用夹板固定的上臂袖筒由倒置的札甲片袖筒或偶尔为鳞甲片的袖筒所取代。这一时期有一项主要发明以使札甲特别适用于步兵,即将倒置的札甲片裹在腹部下方到腹股沟这片容易遭受攻击的区域上,这是主要满足骑兵需求的传统札甲(Klivanion)所没有的。源自古代的弗吉里亚无边便盔,在12世纪无视民族边界地受到了广泛的欢迎与复兴。很难从这一时期手稿的画作上得出弗吉里亚无边便盔的清晰造型。其前方尖锐褶皱的盔脊使得这种头盔非常坚硬且密不透风。这段时间开始,我们看到有关长筒军靴的描绘,这与土耳其资料中的式样一模一样:有一块下摆可以提到膝盖以上,并系在裤子的绳索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会员登陆
快到碗里来O(∩_∩)O嗯!
吃饭睡觉逛军宅(。・`ω´・)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军宅网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天津沽之哉文化传播(天津自贸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全国12318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津ICP备160094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