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

900~1204年的拜占庭步兵(三)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02

帖子

1685

积分

军宅主管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85

军宅先锋

明智光纲 发表于 2016-11-3 09:36:41
385 0
原帖转自拜占庭吧 作者塞纳琉斯之怒


头盔(Helm)

这一时期出土的头盔考古实物十分稀少,且这个时间段的画作资料也很少涉及它们。不过,依然有证明描绘了整个古代晚期头盔的持续发展。最普遍的一种是五片脊盔(Five-piece Ridge Helm)的简化版,这种脊盔因于多瑙新城(位于现代匈牙利中部,匈牙利语Dunaujvaros,拉丁语Intercisa)发现的四世纪样本而为人所知。蛮族式的星型盔(Spangenhelm)依然使用,和脊盔一样,去除了面甲(Cheek Plate)。更高且更尖的星型盔,因为大量在俄罗斯和乌克兰发现的10到11世纪样本,而被称为“高加索式的”(Caucasian)。这种头盔也可能是从这一时期开始使用的,虽然11世纪前没有东罗马的画作描绘它。有一个被认为是出自9或10世纪的出头头盔——Yasenovo盔(Yasenovo,位于保加利亚布尔加斯州境内)很特别,它与其他头盔的结构颇为不同,不过我们并不清楚这是否是一种纯粹的创新式样。围绕头盔的支撑箍(Reinforcing Bands)回归到了三世纪早期那种用以对抗达西亚镰刀(Dacian Falx)的式样,这可能是为了应对相似的威胁。来自斯西里兹斯编年史(John·Skylitzes:Synopsis of Histories)复原手稿的图片揭示了,像Yasenovo盔这样的头盔和脊盔一样广泛使用。由于10世纪后期开始预算紧缩,士兵除了一顶厚实的毡帽和一条包裹在上的头巾外,没有更好的装备了。

12世纪,似乎产生了一些革新,虽然我们并不清楚它们是来自帝国内部,或由邻国迅速传入,亦或是早已存在只是描绘的画作姗姗来迟。其中一种是早期锅盔(Kettle Hat)——拥有很窄帽檐的整块头盔。这也是是对罗马军队记忆中锅盔的复兴,亦或是这种头盔从来没有彻底停止使用。其他的革新也可能是对古代头盔的复兴。到了12世纪,弗吉里亚无边便盔(Phrygian Cap-style Helm)几乎无视疆界席卷了整个地中海地区。

这些头盔可能是直接戴上,或者如同自古代晚期以来的习惯一般套在一副独立的锁子头巾(Hood of Mail)上。不过,大部分头盔都会连带着不同种类的颈部防护。脊盔通常会带有垫装护颈(Padded Shirt),其缝纫方法被称为Pteruges(意为悬挂皮革片),这种Pteruges可能有时作为其他更具防护效果的垫料的低素质替代品。弗吉里亚无边便盔有时也带有颈部护具。高加索盔则附带着锁子护颈,可能是如同中世纪早期的星型盔一般,通过在头盔边部穿孔连接起来的,亦或是通过一种更复杂的工艺——先将头盔边部卷成管状,再切成梳状,最后将连接锁子下摆的金属丝穿入。这种悬挂方式同样也存在于Yasenovo盔中。早期有檐头盔的图示也带有锁子下摆,但其连接方式不得而知。


肢甲(Limb Armour)

利奥与《战术总汇》雄心勃勃地提及了士兵们拥有前臂防护(Manikellia)和小腿防护(Podopsella)。一些图片,特别是最近才发现的实物图片显示,这些颇为笨重的小腿护甲看起来像一种渐缩的、末端方正的结实管状物。除此之外,条板防护(Splinted Defense,译按:广泛用于14世纪到15世纪早期,即将一块加强条板纵向加固在制成前臂或上臂护甲的革质内衬上,条板通常为金属制)也广泛运用。阿克达玛的歌利亚(Aght’amar Goliath,译按:即亚美尼亚阿克达玛岛圣十字大教堂Armenian Cathedral of the Holy Cross所刻绘的大卫与歌利亚,该教堂建于915~921年)所穿的护臂是沿着手臂包裹的薄板,而不是一块加固的条板,这更像是奥斯曼人的护甲类型。

10世纪后期,由于尼基弗鲁斯皇帝对四肢防护预期的降低,致使步兵并不能获得以上有效的小腿护甲。不过,这并非完全不合理的做法,毕竟长枪是战场的主要武器,而普通的徒手武器是最后的作战手段。提供腿部防护最理想的是又长又重的靴子,因为这种靴子的上端可以在战时平展至膝盖以上提供防护,也可以折叠至小腿胫骨处方便行军。

被称作“战地短裤”(Kampotouva)的填充式绑腿,令人惊奇的没有被记录在军事手册中,但诸多文学作品却有所涉及。这种绑腿运用于生活之中,又是皇帝战袍的基础部分,所以,很难相信其军事效用会被遗忘。


盾牌

照例,画作表现的盾牌种类要比文学作品提及到的有限。Skoutarion一词同时代表了圆盾和泪形盾,这些盾牌式样皆源自古代晚期的椭圆罗马塔盾(Scutum)。绘画资料显示所有种类都是凸圆的。圆形的Skoutarion的侧截面可能是拱圆的亦或是锥形的。根据军事手册的记载,圆盾的直径可达90厘米,不过在画作资料里要小一点——一个更切实际的数据,直径75到80厘米。泪形盾Skoutarion的横截面,其宽阔的顶部成曲线状并逐渐紧缩直至底部。长型Skoutarion可能最长有110厘米,不过根据大部分军事手册和艺术作品的记录,实际普遍为95厘米。所有种类的Skoutarion都带有一对绳索或把手,分别系在盾身左右两侧的吊环上,可以用拳头紧握住而不需要前臂的支撑。显而易见的,如同维吉提乌斯提及使用的盾牌,这些盾牌的底基用藤条或柳条制作而成。另外,还有一种被称为Thureos的矩形盾牌,其作用更多是如西欧大盾(Pavise)式的静态防御(Static Defense)。


武器(Weaponary)

弓箭武器主要由一种复合反曲弓(Composite Recurve Bow)和一种被称作Solenarion的梭镖发射器组成。罗马弓拉满后长约1米,两端平滑反曲,不同于中亚风格所具有的明显弓弰。骑射手将弓袋挂在腰带上,步兵的弓袋则系在肩带上。从通用的平滑锥形箭簇到强力的多面破甲箭簇,军用箭枝有着多样的种类。弓箭手亦使用较轻的、锋利且带有倒钩的箭簇来狩猎。尾部的箭羽不大,且成对称的半月形。为了符合拇指开弓法的需求,箭枝装有四片箭羽。和弓袋一样,步弓手的箭袋也系在肩带上。一些珍贵的范例显示箭袋是圆底柱形,且箭头朝下摆放,这与骑射手的摆放方法刚好相反。至于Solenarion的梭镖,其具体造型已不可知,不过可能约15厘米长,形状为锥形铁桩,并装有两片平行于搭弦处的尾羽。

《战术总汇》建议标枪总长不要超过2.35米,这看起来出乎意料的长,因此意味着标枪头和标枪杆必然很轻。绘画资料显示,不同于早期罗马标枪(Pilum),这种标枪枪头与其他长矛一样是套筒式的(Socketed Form,译按:即将铁杆底部中空环套在木杆上,不同于在铁杆底部装上宽阔把手的早期Pilum)。

另根据《战术总汇》,投石器长为1.2米。这表明了,这种武器更有可能是木棒投石器(Staff Sling)而不是古老的投石绳(Thong Sling)。对比过去使用的投石器,木棒投石器方便使用更沉重的投掷物且只需要非常小的空间来操作。

矛有三种类型,小型的或称之为轻盾兵(peltast)矛(Kontarion Mikron),长约2.5米;大型的重步兵(Hoplite)矛或称之为长枪(Pike)长约4到5米。有关这鞋矛的矛尖的唯一定性要求就是他们应当“适用于任务”。Menavlion是一种短小但沉重的矛,军事手册建议这种矛应当由一颗完整的树苗制成,而非裁好的木料,并且矛尖制成长约25到40厘米。

徒手刀刃武器(Bladed Hand Weapon)种类繁多。轻步兵使用一种类似弯刀(Machete)的又长又重的单刃刀,不过其应该作用于工具更多于武器。剑有两种最基本的式样,双刃直剑Spathion和略微弯曲的单刃剑Paramerion,它们都用于步兵。这些剑可能挂在肩带或者腰带上。拿Spathion来说,选择了怎样的悬挂方法决定了剑挂在肩带还是腰带上。肩带的连接点分别在剑鞘两侧,这种方式和早期罗马短剑(Gladius)一样,剑身顺着腿部垂直朝下。悬挂腰间(zostikion)的Spathion的连接点在剑鞘同一侧,因此剑身趋近横向。对于Paramerion来说,两种悬挂方式的连接点都一样,即都在剑鞘同一侧。因此,Paramerion趋近横向的“挂在大腿旁”——即这个词的字面意思。

斧子是步兵另一种常用武器,当然,斧子的种类很多,从威力较小的单刃短柄小斧(Hatchet)到坚固的双刃战斧(Battle Axe)。战斧的斧刃也有不同的种类,从端部略微张开到完全张开成类似之后东方战斧Tabar的半月形。斧子两侧的斧刃可能是一样的,不然就是锤头,长钉或者类似矛头的刃片。战斗用的斧子(Combat Axe)总是单手的以便使用盾牌。双手斧也出现于军队的装备中,不过仅用于伐木。至于钉头锤(Mace)则并不是步兵的常用武器。




攻城器械(Artillery)

根据军事手册记载,一支远征部队通常备有攻城器械——弩炮(Vallistra)和抛石机(Alakation)。依靠弹力发射弩箭的弩炮至少到11世纪中期都广泛使用,甚至可能持续到1204年,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见。早期投石机的投石功能在6世纪被牵引抛石机(Traction Trebuchet)取代,牵引抛石机构造更简单、操作更容易且能够抛射更沉重的抛射物。12世纪早期,由于能够重复精确打击的平衡重锤抛石机(Counterweight Trebuchet)的出现,以及技术允许制造更大更具有威力的攻城器械,牵引抛石机便过时了。现今的证据显示,平衡重锤抛石机是罗马人的发明。

希腊火和其他喷火武器的具体作用方法依然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10世纪围城战术军事手册上的画作揭示了士兵使用一种手提式的喷火器,看起来就像古代的灭火器一样——一个圆柱体,前段是喷嘴,尾端是柱塞式握手。不过,并不清楚这是否是艺术家的大胆想象物。经由攻城塔(Siege Tower)将易燃液体输入这种手提发射器以供人力使用是有可能性做到的。点火装置可能是另一名士兵手持的火把,亦或是根据现今的化学原理,希腊火的液体是基于磷元素的混合物,一旦接触空气就会剧烈地引燃。


训练(Training)

10世纪的罗马军队体现了自古典时代起不曾断绝的罗马军事传统。比方说,在行军技巧上,莫里斯皇帝的《战略》(此书直到10至11世纪依然被广泛的誊抄)与10世纪的军事手册都明确地认为,士兵们的行军步伐依然是训练有素的。任何试图反对这种训练的行为都是注定失败的,因为士兵们不可能在不受训的情况下做到手持长达4.5米的长枪行军。因此,许多基础的军事技巧都是口耳相传的,如果我们想要了解罗马人有关士兵最基础的训练方法,我们必须阅读维吉提乌斯的文献,他提及的方法不可能与传统有太多不同。根据《论军事问题》(Concerning Military Matters,拉丁语Epitoma Dei Militaris),一个新兵每天要进行两部分训练,先锻炼行进步伐与跳跃以增强其身体素质、敏捷与协同能力,然后练习如何使用武器与盾牌。有经验的士兵们一天训练一次,这更多是为了保持技艺而非提高。维吉提乌斯建议训练用的武器和盾牌的重量是实战用的两倍。虽然10世纪的文献提及了训练用的木制武器,但维吉提乌斯建议的训练方法在中期拜占庭并没有延续,一方面是因为财政补给的局限;另一方面是因为像长矛(Kontarion)和重矛(Menavlion)这样的武器如果加倍重量,就没有人能扛得动了。除了以上的训练外,利奥皇帝建议士兵必须锻炼跑步穿越松软地层区和翻越山岭。从训练的最初,士兵就要习惯于辨别喇叭、号角与鼓声传递的命令。以上这些最基础的训练元素适用于所有的步兵阶层,无论是重步兵Hoplites、轻盾兵Peltastes还是轻步兵Psilos。

根据维吉提乌斯的技术,使用贴身武器(Side-arm)的训练包括攻击一个指示物,练习快速接近目标并做出一次有效攻击,维持盾牌防御的同时以相同的速度撤离。这种训练方式有可能随着人对人的训练一起延续着。维吉提乌斯还提到了另一种称作Armatura的训练,类似拳击练习(Shadow-Boxing)或空手道(Kata)武艺,这种训练方式也可能一直延续着。训练由被称作Kampidoktores(意为“在野外学习”)的教官监督,他们手持一种称作Kampidoktorion的教棍来“鼓励”受训者不懈努力。


这段时期的画作揭示了老练的剑术及盾牌技巧的存在。有两种显著的技巧,第一种是将盾牌紧贴身体使防御最大化,特别是对矛和抛射物的防御;第二种是盾牌伸出去,以提供最强的进攻能力。后面一种风格亦出现于之后欧洲的军事手册中。利奥皇帝建议,重步兵应该装备全部盔甲与盾牌,使用木制练习武器以取代他们致命的实战武器,在一对一的对练中磨练武器技艺与身体素质。另外一种需要系统性训练的技巧也沿用着,即“龟甲阵”(Testudo),现在叫Foulkon,这种技巧让士兵形成一个上方、前方及两侧都是盾牌的紧密方阵来抵御强力的远程攻击。

当重步兵Hoplites或称之为Skoutatoi的士兵可以稳步行军时,他们就要开始拿着长枪或小型矛(Kontarion Mikron)受训,直到他们可以执行任何已知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士兵的军事行动。他们能做到**起来形成稳固的防御方针(命令:Isason到Metopon)、以一中心聚拢(命令:Sfinxon)、向侧翼靠拢(命令:Eis Plagiou Sfinxon)、后退(命令:Metallaxon)、当即将方阵转向180°(命令:Metas Kematison)以及正常的行军运动。

稳健是装备长枪的重步兵(Hoplitai)最基础的素质,而对于手持小型矛的轻盾兵(Peltastoi)手持重矛的矛兵(Menavliatoi)来说,他们需要更多运动训练以达到散兵作战(Skirmishing)和快速支援阵型软肋的机动能力。对于贴身武器的使用技巧,这些士兵至少要和重步兵持平,甚至要超过,因此,他们也要接受同强度的贴身武器训练。

轻步兵(Psiloi)需要训练使用所有种类的抛射物,不仅仅是弓箭,还有飞镖(Martzobarbuloi)、标枪(Akontia/Riptaria)和投石器(Sfendobolon)。利奥皇帝甚至建议他们需要训练徒手掷石。弓箭手可以选择“罗马开弓法”(Roman Draw),即源自古代晚期的拇指开弓法(Thumb Draw)或“波斯开弓法”(Persian Draw),即三指开弓法(Three-fingered Draw)。弓箭手训练不仅包括发射普通尺寸的箭枝快速且精确地打击长距离外的矛形标杆,也要使用需要更高技巧的Solenarion发射一种被称之为“飞虫”(Fly)或“老鼠”(Mouse)的短箭来击落远处的管子或使之抛射两倍于普通箭枝的距离。这种武器用以对敌军阵型,特别是骑兵进行远距离扰乱性打击,因此能够执行任务和攻速速度比精确度更加重要,虽然在老练的士兵手里,Solenarion可能令人吃惊的精准。


莫里斯和利奥建议除了一般军事训练和个人素质训练外,也要进行集体实战训练,装备武器用棍、鞭代替实战进攻武器,以及去掉矛尖的长矛或是代替用的藤杖。如果地形允许,土地的泥块将作为对战中的抛射物使用。有些时候,这种实战训练举行在宽阔的平原上,有时则令一支队伍占领山头据守,令另一支队伍进攻。利奥特别强调这种训练即使在战时也要进行,只要敌人并不十分迫近,并且将军应当亲自参与表彰在这种小规模战斗中表现良好的士兵,以及斥责那些表现不足的人。

利奥强调训练与持续不断的练习十分重要,可以使人习惯于吃苦耐劳。因此,我们可以肯定,除了特定的战场技巧训练外,士兵们也要练习一些附加能力。士兵们必须要练习如何扎营与拔营,特别是练习在每一个军帐外挖掘战壕,就像凯撒时代的军团那样。

训练和保持军队凝聚力的一个重要环节是使用规定的颜色**队伍。每个Meros或Tourma都有一面独特的旌旗,然后在其尾部添加不同颜色来区分每个Droungos和Vandon。在混战中迅速分辨出所属单位和分队的军旗,是每一个士兵最基础的素质。因此在实战训练时,军旗也可能不时地使用着。

不论何时,应用并保持这样高强度的训练,都会使得罗马士兵在一对一的战斗中胜过他们在战场上遇到的每一个敌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会员登陆
快到碗里来O(∩_∩)O嗯!
吃饭睡觉逛军宅(。・`ω´・)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军宅网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天津沽之哉文化传播(天津自贸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全国12318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津ICP备160094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