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

900~1204年的拜占庭步兵(五)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02

帖子

1747

积分

军宅主管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47

军宅先锋

明智光纲 发表于 2016-11-7 09:51:43
446 0
原帖转自世界历史吧 作者塞纳留斯之怒



战场经历(Experience of Battle)

根据环境的不同,步兵的战场经历也是不同的,一场只有步兵的野战不能与有骑兵支援的情况相提并论。同理,敌军的不同构成也会改变战场角色。不过,只有一件事是始终如一的,当战事迫在眉睫时,作为步兵日常例行公事的宗教仪式时间将会翻倍。因此,在战役的清晨,祈祷仪式会较长,也更加发自内心、更主要忏悔原罪并祈求上帝赐予平静,这样做是期望士兵前往战场后,不会因为精神上的问题而受到限制与困扰。获得这样的精神食粮后,一顿丰盛的饭菜将会供给将要**前往战场的士兵们。这时,十人队系统的优点就变得格外宝贵,赶赴前线的勇士们将会得到日常一起工作、用餐、喝酒与就寝的同伴的慰藉与鼓励。

在战场上最通常使用的是线型方阵(Linear Formation),前提是敌军没有成型的骑兵部队,亦或是己方部队可以在不转动侧翼的情况下占战场的整个宽幅。每个小队或“十人队”(Kontouvernion)成员一个接一个列队,站在每队第一排的是“领导者”(Promakhos,即File-leader),之后是其副手;站在每队最后一排的是“殿后者”(Ouragos,即File-closer),前面是他的副手。通常这些人的盔甲是整个小队中最厚重的,站在他们之间的是装备轻甲的持盾步兵(Skoutatoi)和抛射步兵。阵型通常并非紧凑密集,每位士兵拥有3 podes(约为90厘米)的间隔空间活动。倘若队伍要形成龟甲阵(Foulkon)以防御强大的远程火力,这个距离就会缩减三分之一。不过,这种接近在并非绝对必要时不会维持太久,因为这样会使得中间的士兵在近身徒手作战开始时无法发挥作用。每个或每2个Vandon(200~400人队)与之相邻的队伍以一段间隙分隔开,这个间隙大小浮动首要依据为是否有骑兵部队存在。如果有的话,这个间隙就必须足够大以允许骑兵冲出与撤回。这个间隙将由被称作Defensores的骑兵部队护卫。如果只有步兵作战,这个间隙将会较小,只够允许通过轻装散兵部队或防御骑兵并保护前线的矛兵部队(Menavliatoi)以及负责救助受伤者的医护部队(Daipotatoi)。

倘若指挥官自信于他的侧翼并且确认地形允许,他可能会采取进攻性的行动,命令部队主动接近敌人。随着“移动”(Kineson)命令的发布,士卒们将踏着他们训练有素的步伐向前行军。值得一提的是,资料中没有记载任何类似“急行军”的命令,这是因为,试图使一大批人马以超越平稳行军的速度前进,特别是当士兵们装备超长枪时,会不可避免得导致整只部队脱节。如果地形不适合主动进攻,部队将守住阵线不动以待敌军。这在军事上是上较为保险的选择,但通常在心理上是危险的。不主动行动会使得士兵长时间处于紧张和忧虑的状态,这将导致他们在突如其来的事件中无法第一时间做出应对。


在无法确保侧翼安全的情况下,亦或是敌军拥有成型的骑兵部队,军队将会列阵成对称的正方形。小队仍以同样的方式集结,且留有间隙以冲出和支援,整体阵型四面保持同等的坚固与可靠。这种阵型的机动力必然不如线型阵,但绝大多数情况下也没有理由以这种阵型调遣部队,因为只要有骑兵部队就必然能追得上它们。

在双方都有成型的骑兵部队的情况下,战斗的首要责任便交给了他们,这时步兵方阵的职责就是组成人肉堡垒,为发动进攻的骑兵提供坚固的后方。这种情况下,军队的首要素质就是稳健,需要在战场上持续不断地等待与观望,中间夹杂着抵抗敌军追击撤退的罗马骑兵的非决定性的小规模战斗。

当交战的双方开始接近,率先发起进攻的必然是弓箭手们,他们使用Solenarion发射梭镖形成长距离的火力弹幕,在敌军做出反击前扰乱并阻碍他们的前进。当敌军逐渐靠近,弓箭手们便开始发射普通尺寸的箭枝,之后投石兵和标枪兵们开始攻击。当双方的军队即将正面接触,“准备”(Prothumos)就会下达,命令士兵拿起武器准备战斗。在方阵中矛是最主要的武器。即便使用较短的长矛(Kontarion),仍有四根矛尖超越最前排的行列。当进攻的敌军是骑兵时,阵列的第一线由一排持重矛(Menavlia)的矛兵(Menavliatoi)支援,矛托顶地斜撑朝向敌军。为了阻挡骑兵冲锋时的冲击力,亦或是敌军士兵进入攻击范围之内,最前排的士兵将提起长矛。当敌军开始突破最前线,前锋(Promakhoi)们将放弃长矛,转而依靠徒手武器,如剑或斧子。现代的模拟战斗显示,在手持单手武器和盾牌的稳固线列后安置几排长矛手的战术是十分有效的,面对这种阵型的人感受到很难抵御来自不同开口处的同时到来的突刺和劈砍攻击。

战争是双方面的,不过罗马军队的独特优点明确体现在安排解决伤员的问题上。在步兵战线之后大概100米处设有战地医院。工作人员有医生和勤务兵,还有救护人员(Daipotatoi/Krivantai)协助。Krivantai通常利用运输部队的骡子来运送受伤而不能走动的士兵。当战役打响时,最早的伤亡是由远程攻击造成的。投石兵,虽然仍出现在文献中,但是这一时期已经很少使用了,因此受的伤通常是箭伤。当阵线接近到足够刺击的距离内,长矛将会主宰下面的战斗并造成刺伤,相对的,剑与斧子带来的砍伤会比较少。由于泪形盾能护住大部分的身躯,因此大量的负伤点聚集在头部、脸部和咽喉部位,偶尔会出现在右肩和腿部。这些部队,头部、脸部和咽喉部队的创伤可能会立即导致残废,无论是肢体上还是精神上。不过,类似头皮受创虽然会大量流血,但并不足以致命,在简单的医护处理后这些人即可重归战线。有序地将伤员从前线移走并在治疗后回归以维持战线,这对军队的士气有着稳固的作用。这与敌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乎所有的敌人伤员都只能停留在原地,最后无助地死在战场中间。


一场胜利后的首要任务是对主的感恩仪式和埋葬死者,这之后的一段时间是表彰典礼,那些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能力的士兵会得到奖赏。根据记载,系统性的表彰制度是存在的,表彰包括赐予荣誉和实物奖赏。实物奖赏包括武器、盔甲装备和一部分的战利品。表现优良的作战单位的军官将有可能得到晋升。同时,没有尽到职责的人也会遭到处罚。极度怯懦的行为将遭到永恒不变的处罚——死刑。至于其他较轻的罪责,通常的处罚方式是鞭笞与罚款。

对于中世纪的军队而言,通常15~20%的伤亡率是整只部队的崩溃临界点。这一时期的罗马军队的崩溃临界点则相对要高,倘若这是因为运走伤员而掩饰了实际临界点,那么至少还有溃败的案例足以证明罗马军队的素质。步兵们逃离战场的能力是很有限的,而且他们必然明白,在逃跑过程中受伤和被杀的几率和在战线上是一样的,甚至更高。此外,除了巴西尔二世将保加利亚俘虏刺瞎的暴行之外,通常情况下并不会出现追击溃散敌军过远距离或是伤残俘虏的行为。没有任何一支中世纪的野战部队可以维持大量的俘虏。因此,在溃败之时,有地位的人将会被追击并囚禁起来,而大部分的普通士兵,无论是逃走的亦或是被俘虏后又被释放的,将会朝着营地或军事基地零星地撤退,并在缺乏装备与补给的情况下尽可能的重组。

攻城战的情况与野战大不相同,近东地区高质量的要塞工事与险峻多岩的城镇、城堡选址致使包围与封锁成了攻城战最标准的状况。之后,攻击方和防御方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防御方有人成为了叛徒,或是任何一方提前耗光了补给,亦或是有任何援军的到来。等待期间则夹杂着一阵又一阵的抛射攻击较量。攻城军队的主要行动就是定时拉动抛石机的缆绳。倘若没有援军,围城的后期就必须要承受食物与水耗尽等物资匮乏情况。这时,守军唯一的选择就是投降。当士兵们意志开始变得不够坚定甚至出现了不安的情况,进攻方可能会开始撤退。任何明智的将军都会选择在此时放弃围城以保存军队的士气与战斗力。

如果围城的地形允许更具有攻击性的行动,那么一系列令人熟悉的战术便会执行。没有幽闭恐惧症的人将会被送去挖掘地道,另外会对看上去薄弱的城墙区域进行一系列的钻孔与撞击。较低和较易接近的城墙段必然遭到暴风雨般的打击。除了带有吊桥(Draw-bridge)的攻城塔(Wheeled Tower)外,10世纪的围城军事手册记载了一种非常精密的升降平台(Lifting Platform),以运送士兵们到达城墙顶上。这些攻城作业比野战更危险,士兵们不得不面对由地面坍塌、城墙倒塌和从城墙上坠落而造成的伤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会员登陆
快到碗里来O(∩_∩)O嗯!
吃饭睡觉逛军宅(。・`ω´・)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军宅网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天津沽之哉文化传播(天津自贸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全国12318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津ICP备16009415号-1